首页 > 信息公开 > 浦东文史
索取号 记录形式 文本
信息名称 上川铁路五十年
文件编号 发布机构 史志办
公开类别 主动公开 发布时间 2017-05-04
载体类型 纸质 来源 史志办
内容描述

上川铁路五十年

上川铁路五十年
   
  交通如同人的血脉,对于一个国家、一个地区经济的发展具有无比重要的作用。清末民初,浦东沿江地带开始出现了近代交通工具,但浦东腹地的交通运输仍是沿袭旧交通工具。由于交通不畅,严重影响了浦东经济的发展。李平书于1905年成立浦东同人会后,就着眼于发展浦东交通,于1909年提议在浦东筹筑沪金铁路,但由于资金不足等原因,此计划未能实现。1921年,在黄炎培等人的发动下,开始筹建上川铁路,于1925年建成。1975年上川铁路被拆除。这条为川沙的经济发展做出了重要贡献的上川铁路前后历经了半个世纪。
   
   
  1921年1月,邑人黄炎培邀集时任川沙县交通工程事务所(后改称交通局)的主任张志鹤和实业家顾兰洲、凌云洲、陆竹坪、陆莲溪等商议修筑上川铁路,开办地方客运,发展川沙交通事宜。经过反复酝酿,决定筹建上川交通股份有限公司,并呈文上海、川沙两县知事,租借上川县道(公路)土地,着手用招股集资的方式筹集资金兴筑上川公路,行驶胶轮汽车。是年3月,黄炎培拟定了招股简章,定股金50万元,共1万股。为筹集公司股金,上海和川沙城内分设股金收款处。上川铁路招股过程中,正逢上海发生“橡皮股票”风潮,使已认购的股东产生疑惑,拖延缴款。为此,黄炎培一面与顾兰洲、赵增涛等认股大户商情带头缴足股款;一面向广大股东晓之倡导地方实业有益地方民众之理。第一期每股先收股金的十分之四,为20万元。顾兰洲带头认股四分之一,推动了股东们踊跃认股缴款。11月,公司以“筹备事务所”的名义,与上海县浦东塘工善后局和川沙县交通工程事务所订立租借上川县道的草合同。
  1922年2月8日,上川县道工程在庆宁寺塘工分局举行开工典礼,上川县道正式开工。工程先上海后川沙顺序渐进。当时,上海近郊沪闵、沪太、上南各路先后竣工通车,公司发起人决定仿效上南路先例,在原路上铺设钢轨,行驶钢轮汽车。
  1924年10月7日,上川公司与浦东塘工善后局和川沙县交通局签订了租借上川县道的正式合同,取得专营权30年。由于沪闵、沪太等公共汽车办得不成功,为了避免重蹈沪闵、沪太等公共汽车的覆辙,公司经理顾伯威向董事会提议上川交通由胶轮汽车改为铁路小火车。经董事会同意,即按小铁路的规划实施建设。
  1925年10月3日,庆宁寺至龚家路一段铺轨竣工。此为上川铁路之始。8日正式通车运营。沿线设庆宁寺、金家桥、新陆、邵家弄、曹家路、龚家路六站,长13.9公里。以福特逊机车、黑油机车和油电车拖带客车行驶。当时,龚家路至川沙和川沙以南各站,由上川公司租用民间小火轮接送。翌年1月,上川公司按原定计划,增加股金15万元,积极筹办龚家路至川沙段路轨工程。7月10日,龚家路至川沙段竣工通车,增设大湾、小湾、暮紫桥、川沙站。至此,上川铁路全长21.15公里,全程设10个站。每天上午7时至下午5时,小火车每小时1班,对开11班。冬季日短,停开早7时、晚5时的班次。为方便旅客,小火车到达庆宁寺的班次与浦东塘工局开设的浦江轮渡衔接,旅客下车后即可转乘轮渡到达上海外滩。后上川公司又增股10万元,自备“川南”“通达”小火轮,定班接送川沙以南的小普陀(六团)、祝桥、南汇、大团一带的旅客。通车后,乘客日达千余人,在上海的外国人亦三五结伴乘小火车到乡间郊游,一时形成川沙乡间一道独特的风景线。
  1931年夏,上川公司又向德商订购高速蒸汽机车头3辆。并在2年内将上川铁路全线木桥改为钢桥,还将邵家宅后和新陆站东西处弯道取直,使上川铁路的运营更为安全。
  1934年5月,上川公司与川沙县政府订立租用川钦县道的合约,把铁路由川沙向东铺设至钦公塘。10月20日该段竣工通车,在钦公塘西设小营房车站,并将原在四灶港北的川沙站,搬迁至川沙城北重建。公司按原定设想,将铁路继续向南拓建,与沪杭公路衔接。上川公司又增股金27万8千多元,与南汇县县道招商委员会订约垫款,租用并修筑南川县道,筑路、铺轨、架桥工程同时进行。1936年3月,上川铁路自小营房又向南直通到祝桥镇,增设江镇、邓镇、祝桥3站。至此,上川铁路全线贯通,长35.35公里,共设14个车站,是为上川铁路鼎盛时期。接着,上川公司又与南汇县交通局订约,欲将铁路延伸到南汇县城和大团镇,并作了规划和测量。
  1937年“八•一三”抗战发生,路务停顿。同年11月公司由德商禅臣洋行派人接管,成立德商禅臣洋行上川铁路管理局。不久,日军以德商私运军火为名,接管庆宁寺至邵家弄段,德商管理处只得迁到小营房,经营邵家弄以南路段。因此形成两个管理机构管理一条小火车线的局面。至1938年2月28日,由上海市大道政府全部收管市营。1942年1月24日,由上海特别市公用局接管,并将上南、上川管理机构合并成两路管理处。在八年抗战期间,江镇至祝桥7公里路轨站屋全部被拆毁,4艘接送船被劫走,车辆、路轨年久失修,损坏严重,仅有一列勉强行驶,但经常出轨。1945年9月18日,上川公司与上海市公用局接收路产,收拾残局,由董、监事垫款整修路况,增加设备,维持交通。1946年4月,购买汽车3辆,接送江镇至南汇顾客。员工们经过两年多积极努力,班车恢复战前每小时一班。1949年解放前夕,上川铁路遭到国民党军队严重破坏,桥梁炸毁5座,拆毁路轨1公里半,江镇至南汇衔接火车的汽车被迫停驶。
  解放后,人民政府扶助上川公司积极抢修上川铁路。1949年6月11日,在庆宁寺举行隆重的通车典礼,庆宁寺至江镇全线恢复通车,为南来北往的城乡旅客提供出行、运货的方便。
  1953年12月8日,上川公司呈文上海市人民政府交通运输管理局申请公私合营。公私合营后,上川公司经营的小火车定为庆江线,从庆宁寺至江镇,全线长28.10公里,设12个站:庆宁寺、金家桥、新陆、邵家弄、曹家路、龚家路、大湾、小湾、暮紫桥、川沙站、小营房、江镇、邓镇。全线票价定为0.95元。1956年7月10日进行票价改革,全线降低票价,全程票价由0.95元降为0.75元,军人票对折优惠。
  因市场上无法釆购到相同规格的路轨进行维修,1965年9月5日,贯彻“以旧养旧”精神,经上级批准,拆除川沙至江镇段,全线由庆宁寺至川沙,改名为沪川线,庆宁寺改称为沪东站。同时实行汽车、火车联票办法,即庆宁寺至江镇为0.35元。因上川铁路已有50年历史,经受了战争的烽火损坏,没有进行保养及维护,铁轨严重损坏。沿铁路的公路影响火车安全,有18处可行大拖拉机,24处可行小拖拉机,各种车辆横穿铁路,影响路基,拖拉机与火车抢道行驶。有24处民房造在距铁路1~2米边,事故频频发生,1974年4月13日至5月21日短短的38天内发生死亡事故4起。由于以上原因,1975年经上海市革命委员会批准同意,拆除上川铁路改建为公路。此时适逢海丰农场围垦农田,需要交通工具运输石块护坝,被拆的小火车有的被送往海丰农场,有的被送去回炉炼钢。从此,营运奔波了半个世纪的浦东小火车消失了。
  为追忆老一辈人的梦,让后人能永远记住这段弥足珍贵的历史,新区文物保护管理署特从东北征集到此类型的小火车头,并存放在原上川铁路川沙站旧址,为上川铁路留下了一个标志,以让后人永远记住那些为此而做过巨大付出的先人。
   
   
  黄炎培为首的浦东先贤凭他们的远见卓识,在80多年前筑成了上川铁路。上川铁路不仅便利了浦东的交通,而且促进了川沙各项事业的发展。黄炎培在他编纂的民国《川沙县志•交通志》概述中说:“自上川铁道通行,遂成强有力之交通主干,四乡公路、邻区航运,相继而兴。邦人君子,对于交通公益,发生浓厚之兴趣,有集会醵资,分年兴筑者。一时私人筑路建桥,蔚然成风。循是以进,若干年后,蕞尔川沙,当有较速进展。”
  值得一提的是,在兴筑上川铁路的过程中,有颇多创新之举。
  一是招股集资。黄炎培等人在倡议兴筑上川铁路时,开创筹资新路,建立股份制公司,通过出售股票招股集资。发行股票,在上海的证券市场是不足为奇,但在农村县城,可以说是大胆的创举。
  二是租用官道。筑路要有土地,黄炎培等发起人想出了向上、川两县地方政府租用官道。两地政府没有筑官道的资金,则由“上川公司”先行垫付。官道筑成后,路权归政府,由上川公司承租经营。两县政府不花钱而得到道路所有权,而“上川公司”则顺利解决了修筑铁路的用地和经营权。在80年前,这办法是个创新。
  三是建造立交桥。在上川铁路工程实施中,既要保证轨道上行驶的火车,又要充分考虑到在轨道之外行人的往来,还有其他各式车辆的通行和货物扛运。主持工程的顾伯威在报刊上看到,国外早有在交叉道口建造立交桥的先例。他综合川沙镇北门道口交通繁忙、周边民众要求安全通过铁道的强烈愿望、铁路建设的百年大计等因素,借鉴国外经验,建造了一座立交桥。这座桥比上海最早的共和新路旱桥早30年,是上海立交桥的元老,也是现今上川铁路仅存的遗迹。
  四是车船连运。上川铁路实行与浦江轮渡联运,又用定时班轮接送川沙以南祝桥、南汇、大团等地的旅客,把这些浦东沿海边远地区与上海联结在一起,延伸了上川铁路的功能,又方便了旅客。